第七章 祖母孙氏(1/2)

    孙氏住的屋子是宋家面积最大,朝向最好的。

    孙氏在她的屋子里摆了一张红木雕海棠罗汉床。

    宋挽凝和林氏到时,孙氏正盘腿坐在罗汉床上,头上戴着一玫红葡萄纹抹额,中间嵌着圆圆的碧玺。孙氏长得很是富态,面色红润,只是她看人时,总是喜欢以俯视的姿态,眼黑少,眼白多,嘴角耷拉,显得十分刻薄。

    孙氏身旁还有一个穿着碧色褙子,年约十六七的丫鬟正蹲着给孙氏捶腿。丫鬟名叫春月。

    孙氏身边有橘红和春月两个丫鬟,还有两个婆子伺候。不过那两个婆子还兼顾着厨房的事。

    宋挽凝十分了解孙氏的性子,最喜欢的就是学高门大户的老封君行事。不过要宋挽凝说,孙氏很有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。

    宋挽凝暗暗环视了一圈,见孙氏左侧摆着一排椅子,依次坐着板着脸的宋国忠,赵氏还有宋挽玉。

    宋挽凝发现赵氏和宋挽玉一直不停偷偷地打量她,只是在她看过去时,又飞快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孙氏的右侧也摆着椅子,此时坐着的是宋挽凝的父亲宋国良。

    宋国良的容貌比宋国忠要出色多了,而且他也不喜板着脸,性子有些洒脱,更显得俊朗不凡。

    林氏和宋挽凝给孙氏行过礼后,在孙氏喊起身坐下后,这才依次坐到宋国良身边。

    在林氏和宋挽凝坐下后,宋国良忍不住开口,“母亲,您喊我们来做什么?有什么事,您吩咐一声就是。”

    孙氏抬头看了眼宋国良,在触到宋国良那清澈见底的眼眸后,难得有些心虚,尴尬地转过头,对着宋国忠吩咐,“老大,事情是你说的,就由你开口吧。”

    宋挽凝低垂着脑袋,潋滟的水眸此时却暗沉一片,果然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啊。这次孙氏喊她过来,的确是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孙氏素常虽然没有死命刻薄二房,但是在薄待二房抬高大房上,她做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,理所当然。哪里会跟现在似的,居然会心虚了。

    孙氏会心虚那只能说明一点,接下来他们要说的事情,怕是完全站不住理,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无理了。

    被孙氏点到的宋国忠,比孙氏心里还要发虚。

    宋国忠平时自诩正直公道,现在要他当着宋国良一家的面说出,要宋挽凝代替宋挽玉嫁给定远侯府的病秧子齐睿风,他实在是——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赵氏见宋国忠久久不开口,她急了!

    赵氏扯了下宋国忠那宽大的玄色袖子,不停给宋国忠使眼色。

    宋国忠有些不耐烦地从赵氏的手里扯出袖子,没好气道,“你如此急,不如你说好了!”

    说就说!赵氏为了女儿,可一点都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的!

    宋国良更加奇怪了,“大哥,咱们是兄弟。有什么事,你就说。我要是能帮忙,我这当弟弟的一定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林氏也道,“大哥,相公说的有理,你到底有什么事,直说就是了。咱们是一家人啊。”

    宋挽凝深知宋国良和林氏性子纯真,他们想人是从来不会往坏了想,尤其是对家人。

    宋国忠一张脸却涨得通红,跟猴屁股有的一拼!

    孙氏住的屋子是宋家面积最大,朝向最好的。

    孙氏在她的屋子里摆了一张红木雕海棠罗汉床。

    宋挽凝和林氏到时,孙氏正盘腿坐在罗汉床上,头上戴着一玫红葡萄纹抹额,中间嵌着圆圆的碧玺。孙氏长得很是富态,面色红润,只是她看人时,总是喜欢以俯视的姿态,眼黑少,眼白多,嘴角耷拉,显得十分刻薄。

    孙氏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新书推荐: 豪门战神免费阅读全文 穿书周先生不想努力了 周晨兮陆暨 甜文周先生不想努力了 重生周先生不想努力了 娱乐圈周先生不想努力了 周先生不想努力了周晨兮陆暨 校园千层套路 千层套路季绾绾周恪 穿成炮灰后跟黑化男配he了